拒绝加班被判赔偿1.8万元 员工到底“错”在哪儿
2020-05-27   来源:未知 作者:搜楼网  

因加班工资引发的争议不少,但因拒绝加班进而被索赔的案例却很少听闻。最近,就有这么一个案子让劳动法圈子争论不休。虽然当下,该案已基本审结,但当加班逐渐变成职场中无法回避的话题时,劳动者和企业在具体操作中需要注意些什么,不妨听听专家们怎么说。

案例回放

就在“五一”假期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扬州市邗江区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该院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情况,并发布5起典型案例。其中一起案例引起社会巨大的关注,并引发了一波刷屏讨论。

在邗江区法院发布的这起典型案例中,王某、李某系扬州某公司检验部主要检验人员,所有公司产品必须经二人检验并加盖检验章后方能出厂。2016年5月13日下午,王某、李某在明知当日如不完成全部产品的检验,公司将会面临高额赔偿的情况下,以劳动合同即将到期,要求公司与其二人续签为由,故意拒绝下午继续加班完成检验工作,最终导致交货延迟。该公司也因逾期交货向客户公司赔偿违约金 12 万元。后该公司向扬州市邗江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委员会以材料不齐备为由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随后,该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王某、李某承担该 12 万元违约金损失。

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因延迟交货导致的损失主要属于企业的经营风险,但考虑到王某、李某作为按时履行交货义务必须的检验工作人员,在原告生产任务紧迫且可以通过安排调休等方式维护两被告合法权益的情况下,两被告依然拒绝加班,对用人单位可能面临的风险听之任之,其对因此产生的损失负有一定的过错,故应当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结合王某、李某的收入水平、用人单位的管理疏漏以及造成损害的程度等因素,判决由两被告对原告的损失承担 15% 的赔偿责任,即18000 元。

案件意外“出圈”

甚至爬上微博热搜

这一案例被报道后,迅速刷屏,微博上“拒绝紧急加班应该赔偿吗”的话题讨论目前已经超过1363万次的阅读,相关微博条数也突破了2200条。在几条热门微博的讨论下,网友直呼荒唐,称拒绝加班反而被告上法庭要求赔偿,这是闻所未闻的。

重新梳理案例来龙去脉

一审时获法院部分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作出判决的江苏省扬州市邗江法院高新区人民法庭庭长瞿森斌在接受江苏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劳动合同即将到期,员工为了逼着公司与其续签劳动合同,明知公司的这批货必须由他们进行检验后方能够出厂,在公司要求他们加班完成这个出厂检验任务的情况下,拒绝加班。”两人的拒绝加班,引发了劳动争议仲裁、诉讼案件,第二天公司公示,称二人不服从领导安排工作,且擅自离开工作岗位并下班,属严重违反公司管理规定,给予两人辞退处理。劳动仲裁机构和法院都认定公司此举为违法解除劳动合同,需要支付劳动者当月工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及加班工资。随后,该公司又将两人诉至法院,要求他们承担这笔12万元的违约金损失,获得一审法院部分支持。瞿森斌说:“法院根据他们的经济收入能力,以及造成的损失状况,酌情赔偿了企业损失的15%,也就是赔了18000元钱。”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劳动法相关规定,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具有双向选择权,员工虽然有拒绝加班的权利,但如果企业遇到紧急生产任务,要求劳动者加班时必须服从。瞿森斌表示:“企业可以通过安排劳动者调休等方式,要求劳动者来进行加班。这种情况下,劳动者是不可以拒绝加班的。在加班的过程中,企业应当为劳动者提供相应的福利待遇。”

而在随后的二审判决中,据案号为(2019)苏10民终1749号的判决书,二审法院写明了双方均未提交新的证据,二审法院对事实的认定基本与一审法院无异。

拒绝加班是否应当担责

业内人士纷纷给出看法

有业内人士表示,一审法院认定案件的焦点为“两人是否应当对公司迟延交货产生的损失承担责任”,并进一步认为,二人对于公司遭受的损失存在过错,应当承担与过错相应的责任。一审法院秉持的理由包括以下几个要点:通过劳动合同中的约定以及两人过往的考勤记录来看,二人均认可公司因工作需要而安排加班的制度;虽然本次加班公司未提供与劳动者或工会之间协商一致的证据,但依据二人过往的加班事实,公司能够推测并有理由期待二人同意本次加班;两人是公司履行交货义务中必须的检验人员,本可以选择调休等方式保障自身利益,却在公司生产任务紧迫的情况下拒绝加班。

但这样的判决却让舆论炸了锅,劳动者相对于公司而言本就处于弱势地位。该判决一出,公司强制劳动者加班的理由貌似更充分了一些,这引起了网友普遍的担心。

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劳动法领域专家王天玉表达了他的个人意见,《劳动法》规定加班需用人单位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并明确不得强迫或者变相强迫劳动者加班。该案中员工有拒绝加班的权利,企业完全可以再组织其他人力进行紧急生产任务。由此造成的损失,不应由劳动者承担。“如果企业完成这个订单获益了,企业可否从利润中分出25%给两位加班员工?”王天玉反问道,《劳动法》关于加班的“特殊原因”,不应被断章取义地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