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山人物志
2019-04-15   来源:未知 作者:搜楼网  

今日世界上,从来不缺乏热闹与狂热

这就好像在海边,有人追逐,有人嬉水,有人拾贝壳,有人谈笑风生

永远充满声音和喧哗

当然也会有人愿意选择坐在一个安静的位置上,用冷静的目光观望着世界的热闹

张立宪就是这样的人

要喜欢他,有太多的理由。

一个真正用心在做书的人,单单这一点,就已经令很多人心生敬佩了。

但真正对他印象深刻,是一个饭局上他对罗永浩说的一句话:你带来欢笑,我有幸得到。

乍一听,心头微微一酸,慢慢品来,又觉得自有深意。

张立宪,很多人叫他 老六 ,大学时同宿舍有六人,他排行老六,因而得名,是北京文化圈内实打实的名人。

乌南海先生曾这样形容他:老六说话有时略有些语迟,表达貌似不够流畅,反又凸显了他的从容与沉静,那是一种让人忍不住暗生倾慕的平和,平和的后面则是一个有过经历的男人才有的智慧与情怀。

也许正是因为他是这样的人,所以他的《读库》才会如此备受喜爱。

了解《读库》的朋友都知道,《读库》一路走到至今并不容易。

在张立宪的公开日记中有写到《读库》的诞生之路:

那是2005年9月5日的一个晚上,他坐在石家庄到北京的大巴上,本以为七八点钟就能到北京,但中途起雾,下了高速,改行国道,雾色越来越浓,车在一片混沌中摸索前行,到达北京已是晚上十一点多。

在路上,有个问题一直在折磨着他。幸亏有雾,让他思考人生的时间长了些。

他思考的问题就是:

为什么总是在被动地接受别人的挑选?

我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做出一些事情?

他是一名资深编辑,一直想做一本有阅读价值和保留价值的书,而在那个迷雾重重的晚上,《读库》的最初轮廓就突然在脑海中清晰了起来。这好像就是纯粹的偶然性,但他知道,这个偶然性的想法对他至关重要。大概是憋了这么些年,终于到苹果熟了的季节。

为了把一本书做得像一本书的样子,即便当时资金有限,他仍是坚持用最理想的纸张和设计。为了让一个人物立得起来,他给了东东枪半年的时间写当时还没有大红大紫的民间相声演员郭德纲。为了制作《青衣张火丁》舞台画册,他派出十三位摄影师参与,专门拍摄的照片六万多张,整本书投入超过百万,这本书一做就是四年。

做到这份上,没有道理做不好。就是这样的坚持,才保持了《读库》的质量,吸引了众多读者。《读库》至今已走过十余个年头,每两个月出版一本,一年6本,冥冥之中,他好像和 6 有着不解之缘。

从最开始的构思,然后组稿、编辑、印刷、宣传、发行,张立宪可以说是事必躬亲,辛苦是不言而喻的,所有事情按部就班地做,然后《读库》也顺理成章地活了下来。

应了村上春树的那一句话:尽管眼下十分艰难,可日后这段经历说不定就会开花结果。

希望所有正在为梦想坚持的人们也能共勉之。

在《读库》九周年的读者见面会上,有读者问他: 三联书店社长沈老先生说他在1980年代末出书都是跪着出的,因为要面临严格的审查制度。您出书的时候也一定会面对这类事情,如何处理?

张立宪回答: 《读库》没有跪着编书,我们出的书都很温和,是为了让大家生活更美好。

《读库》是一本含金量非常高的杂志书,丛书侧重对当今社会影响很大的文化事件、人物作深入报道,回忆和挖掘文化热点,对文艺类图书、影视剧作品、流行音乐等进行趣味性分析和探究,为读者提供珍贵罕见的文字标本和趣味性的阅读快感。

读到一本好书时,我们会快乐。这快乐当然不是身体快乐,而是灵魂的愉悦感。阅读,就是不断向内探索、不断收获美好的过程。

去年6月3日,受源溪里山与大梦书屋共同发起的「梦里山计划」邀约,张立宪空降福州,同我们分享了他这十余年做书的独特见解。

他说《读库》最初选题标准是:这本书如果不做,就会憋出人命;这本书可以让我们养老,五年十年后依然有人买、有人看。如今,他又加了一条:能让人们的阅读生活、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这也是「里山共好社」永恒的主题,其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心灵的愉悦,藉由阅读、艺术、自然等等美好的经历。我们也向所有追求美好生活的人敞开怀抱,希望未来有更多美好的人不断与里山相遇。

返回海西房产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