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实体经济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
2019-04-24   来源:未知 作者:搜楼网  

原标题:服务实体经济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这一重大判断增强了我们对于金融风险及其防范问题的深刻认识,是新时代我们开展防范金融风险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的根本遵循。

上世纪70年代末,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在全球经济发展中开始逐渐产生重大影响,其为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发展开出了“金融深化论”的方案。该方案认为,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发展应该进一步深化和自由化,并认为金融与实体经济能够自然达到均衡,从而自动实现高绩效发展。如此,就不需要强调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了。很多发展中国家采取这一发展方案,在取得经济的短暂发展之后,出现了金融与实体经济不能平衡,金融脱实向虚,并与实体经济争夺资源,最终带来金融危机和经济增长停滞等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与过去几十年金融的深化和自由化带来的经济社会的系统性问题不无关系。有鉴于此,人类对于金融发展和金融风险问题应该有更为深刻的认识。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我们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防控金融风险的重要论述为指引,结合政治经济学对金融的学理判断,深刻分析“服务实体经济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这一问题。

首先,不坚持服务实体经济,金融容易出现虚拟化运行趋势,从而引发风险。一般认为,“虚拟经济”一词是由马克思提出的“虚拟资本”衍生而来的,这一概念包含着金融在现实运行中容易出现“脱实向虚”的基本意蕴。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谈道,“这种虚拟资本有它的独特的运动”。马克思在这里谈到的独特运动,就是脱离实体经济的独特运动。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专门将1845-1847年的英国商业史作为一个案例来阐释金融的独特运动趋势及其带来的风险。马克思分析这个案例时谈道,鸦片战争为英国商业打开了中国的门户,这就为英国的棉纺织业提供了大发展的机遇。当时的人们认为,要支持扩张的产业,就需要金融的深化和自由化,于是,英国就出现了分期缴付认股资金等制度,这就带来股价的上涨,此后出现了“信用可加以利用”以及“为什么不大干一番呢”等心理亢奋因素,这些社会性因素就带来了金融脱离实体经济的虚拟化运行趋势。这种趋势运行到一定程度就会引发金融风险,马克思谈道,“这次崩溃随着1846年农作物歉收而爆发了”。这个案例非常好地说明了金融虚拟化运行趋势并引发风险的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可以说是从“金融建设”层面创新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其次,不坚持服务实体经济,金融容易出现异化运行趋势,从而引发风险。“异化”这个概念,是马克思分析现代经济社会问题的一个重要概念。这个概念指的是,人们创造出来的东西,本来应该用来发展人,却反过来控制了人,成为异化的力量。金融是人类在实践中创造出来的。人类创造出金融的根本目的是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但是实际中却容易出现上文中谈到的脱实向虚的趋势,从而不发展人,且在某种程度上控制了人。上世纪70年代末,全球一些国家实现金融深化和金融自由化改革后,逐渐衍生出一个庞大的金融利益集团,这个金融利益集团控制了这些国家的经济命脉。金融不为实体经济服务,却异化为一种控制实体经济乃至人的发展的力量,金融的盈利能力和社会责任出现分离,最终会导致发展停滞和风险加剧。因此,我们要防止金融成为一种异化的力量,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坚持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基本导向,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需要”。只有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才能防止金融成为一种异化的力量,进而从根本上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再次,不坚持服务实体经济,金融容易出现非本质化运行趋势,从而引发风险。金融的虚拟化和异化力量使得自由化金融容易出现非本质化运动倾向。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将自由化金融称为“颠倒错乱形式之母”。马克思认为,当时的“银行家”会有这样的观点:工资被看成是利息,因而劳动力被看成是提供这种利息的资本。例如,如果一年的工资等于50镑,利息率等于5%,一年的劳动力就被认为是一个等于1000镑的资本。我们知道,劳动创造价值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个重要原理,劳动领域以外的其他经济领域只不过是这种价值的再分配,但是当时的资本家的思考方式错乱到了顶点,“资本的增殖不是用劳动力的被剥削来说明,相反,劳动力的生产性质却用劳动力本身是这样一种神秘的东西即生息资本来说明”。因此,金融的虚拟化和异化运行最终必然导致金融远离其本质这一根本问题。一个事物远离了其本质,相当于其游走在悬崖峭壁之中,肯定是风险重重的。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做好金融工作要把握好的第一条重要原则就是“回归本源”,强调“金融要把为实体经济服务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全面提升服务效率和水平,把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金融需求”。

防止金融的虚拟化、异化和非本质化运行趋势,落实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进而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任务,就要坚持党中央对金融工作集中统一领导。只有在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下,才能确保金融改革发展的正确方向和国家金融安全。服务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的金融业才能为我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和实现高质量发展提供坚强的资金融通支持。在新时代,金融理论和实践领域应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问题的重要论述的指引下进行积极探索,形成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的良性互动,促进经济和金融良性循环,走中国特色金融发展之路。

(作者系北京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


上一篇:精准金融服务支持大湾区建设
下一篇:没有了